偶遇刘欢美国超市买菜,选购57元面包很实惠,带铆钉帽抢镜
意大利军队只负责搞笑?硬币另一面:叼着匕首,敢死冲锋!
最热文章
栏目热门
今天北京最高温度35℃有雨 局地刮大风砸冰雹
随机新闻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 勐马二盆新闻网>家居>「168娱乐怎么联系客服」说不尽的许钦松|大美岭南·艺海观潮
内容中心

「168娱乐怎么联系客服」说不尽的许钦松|大美岭南·艺海观潮

阅读量: 4983 时间:2019-12-25 08:34:39

  

「168娱乐怎么联系客服」说不尽的许钦松|大美岭南·艺海观潮

168娱乐怎么联系客服,文艺是记录时代、反映时代、引领时代的重要载体。作为源远流长中华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广东文化艺术自近现代以来开风气之先,走变革之路,涌现出许多脍炙人口、名垂青史的大师创举与传世名作。其中,以发轫于“两高一陈”的岭南画派为代表的广东美术界,更是秉承“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革新理念和艺术精神,投身时代洪流,绘就山河巨变,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广东又迎来了粤港澳大湾区“人文共建”的历史性机遇。在新的形势下,这片文艺热土又将出现怎样的新趋势、新变化,非常令人期待。为此,南方日报文艺评论版从今天起,开设“大美岭南·艺海观潮”美术评论专栏,以观察者的角度,从热点评述、个案赏析和现象思考等方面入手,与广大艺术家一起把握时代脉搏,扎根现实生活,聚焦创作现场,引领艺术风尚,推动广东文化艺术的大繁荣、大发展。

刚刚卸任广东省文联主席的许钦松,今年68岁,是与新中国一起成长起来的一辈人。意识形态几经周折,改革开放热火朝天,文化自信昂首挺胸……新中国每个时期他都经历过,可以说个人的命运与新中国联系在一起,国家好,个人才会好,是这一代人深切的共识。

除了受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的艺术教育思潮影响之外,许钦松还继承了岭南山水画中注重写实、写生的传统,其画作彰显了岭南画派求新求变与倡导艺术革命的精神。

综观许钦松的艺术历程,大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一是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他将传统国画与版画创作并举,创作了许多深受业界认可的作品,如《个个都是铁肩》《山区初春》《岸边小趣》等,特别是《潮的足迹》《潮的失落》与《心花》等木刻作品获得许多艺术大奖,这一时期是其艺术的多元探索期;二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他访问尼泊尔,在飞机上透过窗外俯视那独特地貌的广袤大地和崇山峻岭时所受到的视觉冲击,不仅创作了系列木刻作品《访尼泊尔组画》,还为了表现那高空俯瞰式构图而积极开始探索将传统国画的散点透视改为焦点透视,并且在肌理与色彩以及画面效果上有了新的探索,也对传统山水画的表现方式与思想内容有了新的思考,这一阶段是他艺术创作的变革期;三是大致在进入新世纪后,许钦松开始担任广东乃至全国美术界的重要领导,眼界胸怀有了很大拓展,思想与思考也有了更广阔空间,创作的大画巨作与重要作品越来越多,在山水画的思想境界与表现形式上自然有了更多维更深度的思考,开始对宇宙与自然及人之间的关系产生扣问,艺术的变革与山水画创作语法系统的重构日趋成熟,系统新作《吞吐大荒》的全国巡展引起热烈关注。

许钦松这一代艺术家,都经历过新中国成立初期艰苦岁月的磨练,受到时代变迁、思潮跌宕的影响,个人阅历相当丰富。随着国家的发展和改革开放,他们有了接受中西方文化比较的机遇,包括出访,目睹世界各国的冷热战与政治经济博弈等,有了历史的视野和世界的眼光,也有了思考与鉴别的能力,对外来文化有了自身的价值观判断,秉持为我所用而不是盲目追随的态度。

他将南方精到融和的审美意识与北方浑厚雄拙的艺术特征相结合,并试图超越个体的角度去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他以现代科学的思想把视觉提升到星空与宇宙回望地球的宏观维度去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找出其当代性与创作的切入点,从而超脱传统中国山水画的创作路径与审美思想,把山水画从功用的层面上升到形而上的精神层面;他提出了“圣洁山水”的主张,不着意于人文情景的营造,不拘泥于局部景观的满足,而是着力呈现一种“天地大美”的境界;他所追求的是一种存在于宇宙间的大美,是以表现天地造化为本,极尽苍穹,突破眼下中国山水画的抒情与表现格局,从而建立一种与时代共鸣的宏大叙事思想,定位山水画新的时代气质,让观赏者感受大自然恢弘的生命元气,体会到自然的永恒,走进广阔的心灵净土。

我曾借用“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两句诗,来形容许钦松的艺术发展历程和独特的创作风貌。首先是他突破了传统山水可望、可玩、可居、可游的思想,把山水作为膜拜的对象,有一种宗教般的情怀。其次是技法创新,把水墨黑白灰中的灰色极度探微,丰富了烟雾云岚的载体与表现力,改变了以往灰色空间的单一浅显,使画作更为从容地表现出凝重与灵动,并使景物有了宇宙空间的意识。再者他把版画迎锋冲凿的骨力与黑白光影引进国画,进一步拓展了国画的表现语言。这些创新探索,不仅拓展了创作空间,也推动了艺术表现的多元性,从而使许钦松的作品有着更强烈的个性语言和独树一帜的识别度。

正是独特的成长经历与思想意识,许钦松自觉地继承了对文化艺术的家国情怀与发展担当。在主导广东美协、广东画院期间,他本着深入调研,洞察发展的着力点,先后推出“广东美协50周年50经典评选”、“其命惟新——广东美术百年大展”,以及推动众多老艺术家上京展和推出众多青年艺术家的培育计划,使广东美术在其任内成绩斐然,在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美展上入选作品分别名列全国第二、第三。

颇为值得一提的是,面积近5万平方米的广东画院,从立项到竣工落成,耗时10多年,他为之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其中的酸甜苦辣非亲历者难以体味。

至今,许钦松仍是中国艺术研究院、澳门城市大学等机构的博导,还兼任全国政协书画院书画室副主任、故宫技法研究院研究员等社会职务。近一年,他去成都和山东办了两场个人大展,他还走进青城山、峨眉山、都江堰、山西河曲、洪雅等地方写生。此外,他还一直计划编写书籍,整理文章,做做学问……他有太多的想法与计划需要去落实。

许钦松从广东画院院长岗位退下来的这一年,他还一直放不下一件事,那就是他的艺术公益事业。早在多年前,他就关注社会、热心公益,组织“救助孤残儿童基金会”,倡议广东美术界为汶川地震捐赠书画,义卖所得700多万元用于救灾;他又发动108人用18个日夜创作了长56米、高1.6米反映抗震救灾的巨作《地恸·重生》,并用5天的时间编辑出版成画册,名噪一时;由他策划、推动的签约画家制度、青年画院建立以及画展评选引入纪检监督等举措,多次开创先河。中国美协主席范迪安曾称他是一位“有激情、有能力、有思想的艺术家与领导者”,这是很公允的评价。

许钦松一直忘不了老一辈艺术家对他的培育,也深深记得前辈们认真忠诚、胸怀豁达、为人低调、提携后人的品格。他当年自掏了20多万元,为已离世的广东画院首任院长黄新波出画集,为设立黄新波美术馆而奔走呼吁,其初衷就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他以一人之力创办了“许钦松创作奖”,至今已累计捐出750万元奖金,资助了1200多名学生,推动了艺术人才的培养。

2017年6月,他又成立广东省许钦松艺术基金会,并从“许钦松创作奖”出发,不断延伸出青年艺术家培育计划、少儿艺术启蒙计划、乡村美术教师培育计划、艺术公益支持计划等公益实践活动,不断探索艺术与公益的结合。

在他看来,热衷公益是一种自觉意识、传统美德,同时也是出于一种厚重的使命感。许钦松这样表示过:“我觉得一个艺术家,他的格局如果大的话,绝对要关注现在,或者从历史的角度来讲,他必须跟民族、国家、人民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不能只是考虑自我的问题。”

许钦松是谈不完、说不尽的,他既是广东美术界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个体,也是新中国发展历程中广东美术的一个缩影。通过他,我们看到的是广东这片艺术热土上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以及勇于开拓创新的文化自信。也许,正是闲不下来的性格,才是许钦松“我之为我”的原因吧。

【作者】阿平

【作者】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南方日报

© Copyright 2018-2019 asdhubble.com 勐马二盆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